回到首页
  • 十年韩少 - [思考]

    2010-04-08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ensenhu-logs/61813809.html

            最近网上又在关注韩寒了,主要是由于韩寒入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100位“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”评选,引发了争议。俺无意中看到十年前韩寒在CCTV(噢不,应该叫“中国中央电视台”)上的一个对话节目。

           十年前的韩寒青涩,腼腆,却那么真实,纯粹。从这段如批斗大会般的视频中我看到了韩少的傲气、忍耐和胸怀。要换我,早就走人了。整个节目的感觉就像是在剖析一个精神病人的心理,真是替初露锋芒的韩寒捏了一把汗啊。

       有段评论很有意思:

          十年前,我觉得这个节目很不光彩,满口的仁义道德,字里行间都是吃人。
      十年后,我怀疑这是央视当时有意为之,通过这样的方式,来衬托韩寒是一个难得的合格人类。
      
      十年前的社科院博导陈晓明,认为韩寒的影响只是昙花一现。
      十年后,在陈晓明不遗余力地歌颂祖国时,韩寒却成长为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之一。

        十年前的华东师大教授陈永明,认为社会应该把握韩寒、拯救韩寒。
       十年后,社会已把无数学生把握成了房奴,而韩寒却在拯救社会。
      
      十年前用来歌颂中国教育制度的黄思路,被主持人得意洋洋地请来反衬韩寒。
      十年后,黄思路跑路去了美国,为白人相夫教子,而韩寒却在用文章改变中国人的价值观。
      
      十年前那个会用ICQ以及OICQ的麻花辫妈妈,认为韩寒是只幼稚的土鸡。
      十年后,她随着ICQ和OICQ一起消失在人海,而不用聊天工具的韩寒却话语传遍中国。
      
      十年前那个司法学校的学生,认为韩寒的自由是太过分了。
      十年后,他这批学生大概走上了工作岗位,结果司法没有自由。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许叫贾连春。
      
      十年前那个孩子喜欢昆虫的父亲,庆幸自己坚决不让孩子研究昆虫。
      十年后,一代孩子的儿时梦想毁灭了,他们开始在泪水中嫉妒韩寒,愤恨命运不公。
      
      十年前那个说韩寒记仇的人,认为韩寒的讽刺是一种报复。
      十年后,韩寒用他的成长,让上面的每一个人贻笑大方,不妨说他确实记仇吧,他分分秒秒都在报复。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 要我说,社会宽容度如此之低,就说明这社会欠折腾,每有韩寒这样的人出来赏它一耳光,它就能长进一点。中国特色主流文化,无非就是对货物模式的追求,对个体权利的忽视,以及对不同声音的镇压。韩寒没有成为沉默的大多数,这个狠人,用他的行动生生把这荒唐制度撕开一条口子,捍卫了自己作为人类的尊严。我没有资格评论任何人,只有时间才有资格,这期节目跨越十年所展示的诸多丑态,正是时间对韩寒的最生动评价。

           那些老师并没有错,他们当时还仅仅在教育、文化层面对韩寒进行分析,而以他们的生活阅历和教育经验来说的话自然而然的得出了“韩寒是传统教育体制的破坏者,是一个牺牲品”的结论。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十年以后,韩寒倔强地成为了一个在中国严酷的文化审查体制下一个敢于“打破体制”敢于“呼吁自由”的独立知识分子。 从这一点来看这两位老古董也并没有错,因为韩寒确实没有改变教育体制,一切照常运行,但是韩寒改变的远远要比教育体制要重要的多,那是一个人与一个国家的对抗。

           全面发展培养出的“精英”反倒平庸了;偏科的“坏孩子”反倒成精英了。“社会主义”培养的好孩子去了美国,过起了“资本主义”逍遥的生活,从此不再回来。满脑子“资本主义思想”的坏孩子留在“社会主义”中,为最底层公民做着斗士。生活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!

           麻花辫阿姨也是个人才,在10年前就看到了QQ的光辉前景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